文章作者: 卢西亚诺·拉里韦拉
简述

乌克兰的外交和经济都失败了,现在请听听罗马教廷的停火呼吁

教皇的言辞和态度在乌克兰和俄罗斯问题上非常明确和坚定。以下是他在“立即停火”问题上的观点。

顿巴斯地区持续的冲突,俄罗斯的入侵,兄弟之间的暴力冲突,平民伤亡,难民问题以及在双方都造成的公共财产损毁:这些情况在教皇看来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些被强加的苦难不能被视为是不可避免的,也不能从法律或地缘政治的角度来合理化。

教皇指出了基督教和伦理原则、民族权利和国际机构在俄乌问题上的失败,首先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失败,安理会不仅没有为避免乌克兰战争努力到最后一刻,而且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即使是出于保卫本国领土不受侵犯的战争也必须迅速由安理会解决,可是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冲突却没有立即得到缓解。

Invece i P5 si sono arresi alla violenza per imporre alle controparti la propria volontà

目前,宗教、外交、经济(以其“商业和文化友谊”的约束)以及五大常任理事国都已经失败。这些“强国”本应该寻找一个政治化的、多极化的解决方案,即多边的解决方案, 然后从这里重新开始。相反,五大常任理事国已经向最盲目、最冒险和最不道德的解决方案投降:通过使用暴力来强制对方接受自己的意愿(甚至作为不可战胜的抵抗),并将既成事实的逻辑强加于联合国大会。

而当毫无禁忌地谈论使用战术核武器时,冲突双方谈判的诚意就大打折扣了,因为这正是交战方总是保留着最极端力量的证明。教皇之所以推动禁止拥有核武器的条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Il cessate il fuoco è il punto di partenza

但为什么教廷要求立即停火,以及它希望如何实现呢?北约,以及进行政治斡旋的中国也一定自问过相同的问题。立即停火是当前情况下所能达到的最大善举,必须实现的目标,现实中的乌托邦。只有当实现了立即停火,并且维持停火状态(这也可以考验敌人的意图),才能为促进各自人民、公民甚至少数民族的发展奠定基础。

立即停火可能是一方消灭另一方的结果:但从字面上讲,这不是停火,也不是教皇赋予的含义。立即停火可以是一种事实情况,其中各方没有正式达成停战协议,但其实可以通过敌对双方之间的默契达成这一点。

立即停火是一个无论如何必须达到的目标,从伦理、基督教、法律、经济和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都是合理的。即使敌对双方意愿没有汇聚在一起,但停火的意义也是不言自明的。目标不是和平条约,而是立即停火。如果一方不坚决和无条件地追求这一点,那么这一方压根就不想要和平。

Con la guerra non si realizza la giustizia

的确,没有真理和正义(尤其是国际正义)就没有真正的和平。但是通过战争却更难实现正义,在冲突中,维护正义会被诠释成发动战争的权利,这只会助长冲突并破坏自己人民的生活水平。

总之,以下是必须立即停火的三个原因。首先,每个人最终都会受到上帝的审判,怜悯他人的人必将受到怜悯。第二,政治必须促进人民的福祉。军人会死亡、受伤和残废,他们将终身承担心理上的伤痕,甚至是精神失常。教皇也请求上帝怜悯士兵。最后,普遍的气候灾害(以及外层空间治理等)的挑战需要世界大国们的全部力量凝聚在一起共同面对。而且这股力量现在就应该应用起来,而不是从乌克兰战争中“分散”到其它区域(譬如中国南海海域)挑起事端。

耶稣会成员,经济学家

卢西亚诺·拉里韦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