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作者: 编辑部

伊斯兰共和国新议会和“专家委员会”选举的投票率再次创下历史新低:在6100万有权投票的人中,只有不到2500万人参加了投票

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国家经济倒退了十年”

在伊朗,在手动清点所有选票后,3 月 5 日正式公布了该国新议会和“专家委员会”选举结果,后者是选举伊朗最高领袖的机关。

正如预期的那样,保守派代表在伊朗两个立法机构中赢得了绝对多数席位。 然而,保守势力的胜利并不能被视为全体伊朗人民意志的表达,因为选民投票率创下了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的历史新低。

对选民发出的“表现出责任感、行动主义和公民意识”的呼吁对民众的热情影响不大。 3 月 1 日投票站的选民投票率甚至低于四年前的选举。 伊朗内政部部长艾哈迈德·瓦希迪被迫承认,“投票率为 41%,有 2500 万选民参加了选举”,尽管该国登记选民总数为 6100 万。

在议会选举的同时,伊朗人选出了所谓的“专家委员会”,这是一个由 88 名伊斯兰神学家组成的政府机构。 专家委员会负责监督 1979 年伊斯兰革命后通过的伊朗宪法,并选举伊朗最高精神领袖,他位于权力金字塔的顶端,高于国家总统。

为了准备选举,已采取一切措施阻止自由反对派代表参加选举,其中包括伊朗前总统哈桑·鲁哈尼,在鲁哈尼任期内于 2013 年 11 月 24 日签署了全球联合协议,该协议被视为与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和法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及德国的“核协议”。 随后,一些反伊朗制裁被解除,德黑兰与西方关系的紧张局势有所缓和。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2018年5月8日单方面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宣布将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发生激烈冲突,这对伊朗改革派阵营造成了沉重打击。

在白宫做出这一改变之后,伊朗自由派失去了很大一部分选民支持,并把领导地位拱手让给了保守派,保守派立即宣布之前的改革政策是“错误的”。 这一方向转变的结果是保守势力代表易卜拉欣·莱西在2021年总统选举中获胜。

在中东紧张局势升级的背景下,当局现在的主要目标应该是解决日益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并在与西方冲突的背景下确保国家安全。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严重损害了伊朗经济的基础。 伊朗最高精神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被迫发表史无前例的声明,称“该国经济已经落后十年”。 根据一些显然未经伊朗官方消息来源证实的信息,22%的劳动年龄人口失业,60%的伊朗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2023年的通货膨胀率已达到50%。

新当选的伊朗议会(拥有 290 个席位)的代表必须解决所有这些紧迫问题。 据伊朗中央选举总部称,第一轮投票中有245名议员进入议会。 另外45个席位将在第二轮中分配,但已经很明显的是,新召开的伊斯兰共和国最高立法机构将再次由保守派主导,保守派在包括首都德黑兰在内的伊朗所有省份获胜。

与议会选举一样,“专家委员会”神学家提名的投票显示了保守派压倒性的影响力。 其中没有任何改革派代表,而最多票数的是极端保守的什叶派神学家赛义德·艾哈迈德·侯赛尼、莫森·科米和阿里雷扎·阿拉菲。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