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作者: 编辑部

国际能源署:“政府、企业和投资者必须支持而不是阻碍清洁能源转型”

石油输出国组织 (OPEC) 发布了对全球原油消费的预测,根据 OPEC 的说法,“与 2022 年记录的结果相比,2045 年将增长 16.5%”。

欧佩克专家在其题为《2023年世界石油展望》的年度报告中写道,全球石油需求将从2022年的每天9960万桶增加到2045年的每天1.16亿桶。

欧佩克表示,全球需求的增长将主要由所谓的“南半球国家”的工业化来保证,包括印度、中国、非洲和中东。 欧佩克秘书长海瑟姆·盖斯也宣称,“新的消费量预估比之前的预估高出约600万桶/日,并可能进一步上调”。

生产商的估计与国际能源署(IEA)的估计发生了冲突,国际能源署刚刚在巴黎发布了新的《2023年世界能源展望》。 这份报告称,“化石能源对未来并不安全”,立即被国际观察人士解读为“以色列和哈马斯战争爆发以及近期中东紧张局势升级后对欧佩克的新挖苦”。

IEA 表示,到 2030 年,“可再生能源将占电能结构的一半以上,电动汽车将是现有电动汽车数量的十倍”。 基于可再生能源的能源转型“势不可挡”,但应对持续的气候危机所必需的“告别”化石燃料的过程“进展得太慢”。

正如国际能源署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在其社交网络上发布的一篇帖子中所写,新增电力的80%将来自可再生能源, 可再生能源将占全球能源产量的一半。” 此外,正如比罗尔在与欧佩克领导人发生冲突时多次表示的那样,“化石燃料的需求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然后下降”。

但在这一对地球气候健康的积极愿景的字里行间,也有一个明确的警告:目前,而且总是“由于化石燃料”,排放量仍然太高,无法防止气温超过+1.5摄氏度的关键阈值。 这就是欧佩克的背后捅刀:根据国际能源署的说法,“化石燃料投资必须减半”。

这是国际能源署和欧佩克之间的正面冲突,欧佩克反而谈到“需要大幅增加”石油生产投资。 比罗尔回忆道:“政府、企业和投资者必须支持向清洁能源转型,而不是阻碍。”对他来说,“石油和天然气代表世界能源和气候未来的安全选择的说法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脆弱。”

不幸的是,在某些领域,旨在减缓气候恶化的先进技术的发展滞后。 最近几天,美国销售的用于捕获主要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的“革命性”工厂就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

由于“管理成本过高”,尤其是“系统产量低”,美国石油公司西方石油公司(Oxy)出售了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捕获和储存工厂之一。

该项目始于十多年前,根据彭博社的分析,它表明“制定可持续举措来减少向大气中排放‘新’二氧化碳(CO2)仍然是多么困难”,温室气体是造成全球变暖的原因。

石油公司本身经常推广此类技术,以限制其液态烃提取和炼油厂产生的污染,但其中一些技术解决方案的经济可持续性仍然存在疑问。

据彭博社报道,“该工厂从未达到西方石油公司预期的结果:2018 年至 2022 年间,该系统每年从大气中去除的二氧化碳量不到 80 万吨,不足 10%”。最初是由 Oxy 提出的”。

同样,根据彭博社的调查,“面对非常高的管理成本,该工厂从未满负荷运营”,这导致 Oxy“于 2022 年 1 月再次以2亿美元出售该工厂,而该工厂的投资建厂成本就约为 8 亿美元”。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