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作者: 编辑部

著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又一最新力作,成功捕捉并展示了负责曼哈顿计划的物理学家奥本海默所遭受的折磨。 然而,影片并没有向我们展示原子弹到底是什么:一个像太阳一样炽热,摧毁一切的火球

在日本,电影尚未上映就已引发争议

这不是一部关于原子弹的电影, 而是一部彻头彻尾关于美国英雄的大型电影。 电影改编自同名书,并且直白地宣称: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美国普罗米修斯”。 在克里斯托弗·诺兰这部好莱坞大片中,电影中心人物是天才物理学家,美国曼哈顿计划负责人奥本海默的生平事迹。 奥本海默带来的普罗米修斯之火使他那个时代的人类文明实现了巨大飞跃。 可是对于原子弹我们能说同样的话吗? 老实说,这个问题在电影的中心主题中几乎没有触及。 在不影响影片的美感和优秀演员发挥的情况下,电影提出的中心话题是:物理学家 J.罗伯特·奥本海默是一名爱国者吗?

事实上,争议已经出现 ,例如,在日本,电影尚未上映(但将会上映),日本已经强调了原子弹的真正受害者们,即广岛和长崎的男男女女被忽视了,最多只是在物理学家的脑海中闪现了一些愧疚的回忆。毫不巧合的是,《洛杉矶时报》的Emily Zemler写道,电影“从未展示过广岛或长崎的轰炸,也未展示过原子弹爆炸对这两座城市的后果,受害人数只被提到一次而已。此外,除了一句随意的话,电影中没有提到原子试验对新墨西哥的美洲原住民产生的影响,他们被称为‘下风者’,是受到核风影响的人。尽管评论家们认为诺兰忠实于奥本海默的视角,但他们强调电影最显著的失败之一是未充分反映日本人的生命损失”。

这是一个非常严苛但有根据的批评。但终归到底,这样一个重大的艺术创作可能带来什么文化后果。正如《洛杉矶时报》的文章再次指出的那样,许多美国人对原子弹只有模糊的概念。而从这个电影,他们可以亲身体验,并形成自己的看法和评价。实际上,人们的印象是,从某种程度上讲选择使用原子弹是合法的,被接受的,是一种不可避免的邪恶。尽管电影中有一些令人不安的片段,但可以引发有心人的思考。

往哪里投原子弹? “不要选择京都,因为我和我的妻子曾在那里度过蜜月旅行…”

电影中包括了美国军方讨论在日本投放原子弹的城市的片段。一名美国将军说了类似这样的一句话:“不要选择京都,因为我和我的妻子曾在那里度过蜜月旅行…”。这一瞬间展现出来的是战争偶然性的残酷:进攻这里,而不是那里。原子弹造成瞬间死亡的10万名平民中,包括8,500名刚刚上学的儿童… 电影中几乎没有涉及是否对平民进行大规模攻击的讨论。为什么不选择军事目标?在1945年8月6日之前到底是否讨论过这个问题?

卡罗尔·特纳,英国核裁军运动联合主席,声称原子弹爆炸是“比太阳还要炽热的火球”。然而,特纳认为诺兰电影中的爆炸场景只是“一个超现实的、艺术化的、高度提炼过的一颗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的脸部特写。这与实际发生的情况相去甚远”。(特纳建议观看YouTube上的一个教育视频,“What If We Nuke a City?”,您可以在观看)。因此,批评并不是针对电影的艺术选择,而是针对未能真实呈现事件的本貌。电影叙述中的一个关键点是在新墨西哥沙漠中进行的实验,但值得指出的另一个批评点是电影中没有提到对当地印第安人社区造成的可怕后果,这些人是该地区的土著居民,他们并没有被提前告知可能发生(并且部分至今仍然未知)的后果。

洛杉矶时报的艾米莉·泽姆勒补充说:“在新墨西哥,特里尼蒂试验场的测试对当地人口造成了严重影响。这些影响包括普遍高发的癌症和随之而来的死亡,但美国政府尚未正式承认这些后果。在《奥本海默》电影中,印第安人完全缺席,尽管电影中有一场长篇戏份发生在洛斯阿拉莫斯,科学家们在那里进行了特里尼蒂试验,对印第安人的忽略引发了人们的强烈反应。”

 

观众最终会感同身受地换位到这位物理学家为自己的工作进行忠诚辩护的情感之中

一部分电影情节着重讲述了物理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在麦卡锡主义年代的艰难历程。在这一部分叙述中,故事不可避免地变得“主观化”,观众最终会感同身受地换位到这位曾担任曼哈顿计划主任的物理学家为自己的工作进行忠诚辩护的情感之中。奥本海默在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内取得科学和军事成就后,长期生活在原子弹的创伤和内疚感中,并之后收到了不公正的行政调查,而这个调查显然是政治迫害。

最近,意大利的一位和平主义领袖,弗朗切斯科·维尼亚卡表示(参见原文):“毫无疑问,除了奥本海默的噩梦,电影中缺乏体现核武器的实际影响。事实上不仅是广岛和长崎这两座城市曾遭受核爆炸的打击,还包括在美国进行特里尼蒂试验的地方,那里并不是电影中描绘的那样荒凉,完全没有人住的地方。” 不过,维尼亚卡还补充说:“我非常欣赏这部电影引发了许多问题和反思,至少这已经很有趣很有用了。”

对我们来说,一个仍然存在的问题是:投下原子弹是美国的胜利还是标志着全人类失败的开始?对于那些真正想要了解更多的人,可以在线查看广岛长崎的和平纪念博物馆以及原子弹博物馆,这些博物馆提供了有关这些事件更深入的信息。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