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禁止美国大峡谷内铀生产引发华盛顿政治风波

文章作者: 编辑部

美国参议员约翰·巴拉索,多年来一直强烈反对从俄罗斯进口铀,指责拜登的禁令是在“帮助美国的敌人”。 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控制着美国进口铀总量的46%。 俄罗斯和世界上最大的铀生产国之一尼日尔之间看似越来越亲密的关系也令西方警觉。

美国总统乔·拜登宣布将著名的大峡谷周围面积为4046平方公里的区域改造成“国家纪念保护区”。 这一区域将被严格保护,禁止各种工业活动。 首先被禁止的就是在这片被土著印第安人视为“圣地”的园区开采铀矿。

8月8日,美国总统访问了亚利桑那州红山机场,这是他访问新墨西哥州和犹他州的第一站,即时将宣布一些新的绿色倡议,拜登表示:“保护这片土地是保护地球的明智之举。不仅如此,也将带来经济效益,旅游业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拜登还强调,美国将投资3700亿美元,致力于减排,目标是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05年排放量减少40%。同时政府将推进能源转型,特别是电动汽车电池和太阳能电池板的生产。

这一新保护区的规划受到了环保人士的热烈欢迎,该保护区将用当地的哈瓦苏派印第安语命名为“Baaj Nwaavjo I’tah Kukveni”意思为部落的土地 – 我们祖先的足迹。 保护区内将禁止启动新的铀矿开采项目,但不“影响现有采矿权”。 由于2012年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决定开始取消铀矿开采项目,最近20年内这些地区的铀开采量已经减少到了极点。

当环保人士庆祝生产放射性矿物的禁令时,拜登的倡议却在华盛顿引发了政治地震。号称美俄铀贸易死敌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巴拉索表示,亚利桑那州的铀生产禁令帮助了美国的对手,剥夺了美国人获取该国所需资源的权利。

“拜登总统再次剥夺了美国人获取急需资源的权利,反而帮助了我们的敌人。 目前,我们从俄罗斯进口的铀矿量是我们国内生产的三倍。 参议院刚刚投票决定增加国内铀产量,以消除我们对俄罗斯的依赖。 然而,拜登总统为了取悦他的“左派”选民,正在阻止美国铀和其他重要矿产的开采。 现在不是阻止获取美国资源的时候。” 巴拉索同时是《核燃料安全法案》的起草者,该法案旨在增加铀和其他发电必需原料的产量。

事实是,美国不得不从俄罗斯大量进口铀,与石油和天然气不同的是,俄罗斯铀不在西方制裁清单之列。 《新闻周刊》杂志去年五月写道,“克里姆林宫仍然牢牢掌握着一个许多国家所需要的东西:核燃料。 铀浓缩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生产过程。 世界上只有很少的国家,俄罗斯就是其中之一,拥有足够的技术来完成生产。 此外,俄罗斯的铀储量位居世界前列。”专栏作家安娜·斯金纳(Anna Skinner)写道,“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有 93 座核反应堆在运行,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的 20% 以上”。 斯金纳表示,不同于德国彻底关闭所有的反应堆的做法,美国将核电站视为“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方案”。

俄罗斯拥有全球铀储量的9.15%,并拥有最成熟的裂变材料浓缩技术和工艺,根据世界核协会的数据,俄罗斯达到全球核原料产能的43%:高于法国、德国、荷兰和英国产能的总和。

世界主要铀储量国家

1. 澳大利亚 占世界储量的31.18%
2. 哈萨克斯坦 11,81%
3. 俄罗斯 9,15%
4. 加拿大 8,8%
5. 南非 6%
6. 尼日尔 5%
7. 纳米比亚 5%
8. 中国 5%

2022年2月24日俄乌武装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停止发布其对外贸易的详细信息。 其中向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出口核裂变材料的信息被明令严格禁止对外公布。 然而,许多专家表示,在过去 18 个月里,这种贸易量肯定并没有减少。 彭博社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控制着美国所进口的铀的16.5%,而美国电厂用于反应堆的浓缩铀中有23%来自俄罗斯国家原子能集团:“俄罗斯原子能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控制着全球浓缩铀市场的 35%,”彭博社写道。
据美国能源资讯管理局,美国统计局和能源部情报署表示,该国46%的铀进口自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这两个位于中亚的前苏联共和国被视为是克里姆林宫最亲密的盟友。 正如巴拉索参议员本人所说,“美国每年花费超过10亿美元购买俄罗斯铀”。 去年三月,巴拉索提出了一项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铀的法案,并提议恢复他所在选区,怀俄明州的铀生产。

与此同时,俄美贸易在制裁环境下反而有所增加。 去年五月(最新数据)与四月相比,俄罗斯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了2.33倍以上。 俄罗斯驻休斯敦领事亚历山大·扎哈罗夫表示:“去年 4 月美国从俄罗斯进口了 2.15 亿美元的原材料和产品,5 月美国进口额增至 5.03 亿美元。 美国商家不愿放弃俄罗斯市场,并希望能够尽快重启合作”。 除了铀之外,美国还从俄罗斯大量进口化肥,为了不让其纳入制裁之列,这些化肥被等同于“基本必需品”。 2021年,美俄贸易额达344亿美元,其中俄罗斯出口额为175亿美元,美国出口额为168亿美元。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依赖俄罗斯的核技术。 在斯洛伐克,由俄罗斯 TVEL 公司运营的两座核电站提供了全国近 50% 的电力。 匈牙利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签署了多项核电站建设协议。 近年来,俄罗斯非常积极地推动与中东和非洲民用核能领域的合作。
正因为如此,世界上最大的铀生产国之一尼日尔最近发生的政变让西方警觉。 正如彭博社8月3日写道,“尼日尔和俄罗斯可能走得越来越近,这将大大增加世界对莫斯科核能政策的依赖”。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