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致信金砖国家:梵蒂冈希望获得观察员地位

文章作者: 编辑部

《梵蒂冈观察报》:“从金砖国家峰会中传达出一个强烈的信息,即金砖国家集团将自己定位为一种经济联盟体系,作为西方推动的体系的替代方案,而并非要与西方对抗。”

世界老正教徒联盟主席列昂尼德·谢瓦斯蒂亚诺夫: “教皇希望,同时也认为如果梵蒂冈能在新的金砖国家机构中获得观察员地位,这将是一积极之举。” 红衣主教马泰奥·玛丽亚·祖皮:多边主义是应对新挑战的唯一途径。

梵蒂冈的媒体,从《梵蒂冈观察报》到互联网门户《梵蒂冈新闻》,对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进行了大量的报道。而西方媒体只是试图一味贬低这一事件意义,如意大利《共和国报》称,金砖国家集结在一起仅仅是为了“寻找一种方法来保护自己免受西方制裁”。

梵蒂冈的记者们对峰会进行了深入分析,表达的观点也非常平衡全面。权威的《梵蒂冈观察报》强调,从金砖国家峰会中“传达出一个强烈的信息,即金砖国家集团将自己定位为一种经济联盟体系,作为西方推动的体系的替代方案,而并非要与西方对抗”。

在一篇名为“金砖国家的新前景”的分析文章中,《梵蒂冈观察报》强调,在金砖国家峰会上,除了为“全球南方提供一种新的发展模式”之外,峰会还特别关注了非洲的发展。在另一篇题为“金砖国家:习和普京向西方发出信息”的社论中,梵蒂冈的报纸援引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话,他表示“金砖国家负有建设一个多极世界的使命”。

梵蒂冈新闻门户网站对在约翰内斯堡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的工作进行了逐日追踪报道。据记者保拉·西莫内蒂(Paola Simonetti)表示,“在金砖国家峰会的桌子上,涵盖了全球重大议题,包括和平和打击不平等,正如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所说:“这将开启一个新国际关系管理模式,一个让大陆之间融合,让所有人被平等对待的新全球模式。”

从2024年1月开始,金砖国家将迎来另外六个国家的加入,目前金砖国家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组成。新成员将包括沙特阿拉伯、伊朗、阿根廷、埃及、埃塞俄比亚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西总统卢拉·达席尔瓦表示:“通过其他六个新成员国的加入,金砖国家将占据全球36%的GDP和47%的全球人口。”

教宗方济各致信金砖国家

教皇方济各表达了对金砖国家发展、当前和未来政策的关注和兴趣,因此专门致信,希望与这个集团建立持久的联系。正如世界老正教徒联盟主席列昂尼德·谢瓦斯蒂亚诺夫向新闻机构表示的那样:“圣父希望,也认为如果梵蒂冈能在新的金砖国家机构中获得观察员地位,将是一积极之举。教皇认为,如果梵蒂冈以与其在联合国享有的观察员地位相同的身份加入金砖国家结构,那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谢瓦斯蒂亚诺夫说。
“从教皇方济各的角度来看,”谢瓦斯蒂亚诺夫强调说,“将梵蒂冈指定为金砖国家的观察员地位将是一步非常积极的举措,因为巴西和阿根廷(从2024年起,注)这两个天主教国家将加入金砖国家,而将天主教因素加入到金砖国家的结构中,在发扬共同的基督教和人道主义价值观方面将具有重要意义。”

世界老正教徒联盟主席列昂尼德·谢瓦斯蒂亚诺夫以与教皇方济各的私人关系和频繁联系而闻名。此前,教皇曾授予谢瓦斯蒂亚诺夫一个敏感的任务,即尽可能将乌克兰和平计划“传达给俄罗斯人民”。在接受意大利报纸“il Messaggero”采访时,谢瓦斯蒂亚诺夫强调他与教皇方济各有着“长期的关系”。“这是一种友谊的联系:对我来说,他就像是一位精神领袖,尽管我是一个东正教徒,”谢瓦斯蒂亚诺夫说,他回忆起10年前曾与教皇方济各亲自见过面。他说:“2013年,我们在梵蒂冈为叙利亚和平举办了一场音乐会。当时是11月。虽然弗朗西斯没有来参加音乐会,但第二天他亲自邀请我们参加了早间弥撒。从那以后,每次我来到罗马,我都会去拜访他,我们的关系不断加深,甚至成为我灵魂的一个参考点。虽然我是东正教徒,但我与他的交流是能让我无尽思考和个人成长的源泉。”

“老正教徒”是一个俄罗斯宗教运动,它在1666-1667年反对俄罗斯正教会的教士阶层的选择,作为对主教尼孔引入的教会改革的抗议而最终分离出去。事实上,老正教徒继续坚持俄罗斯教会改革生效之前的古老实践。

正如谢瓦斯蒂亚诺夫所指出的,”老正教徒”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描述为俄罗斯文化的一部分,但具有较强的民主价值观,更接近欧洲和整体西方的价值观。

红衣主教祖皮:多边主义是唯一的出路

在由弗朗切斯科·鲁特利(Francesco Rutelli)于8月28日和29日在威尼斯举办的第四届软实力会议上,教皇方济各的特使和意大利主教会主席,红衣主教马泰奥·玛丽亚·祖皮(Cardinale Matteo Maria Zuppi)在一段被Askanews社引用的视频消息中表示,多边主义是应对新挑战的唯一途径:“我认为在我们的思考中应该有一个关键词,那就是多边主义。我们非常需要这个新理念,因为这是唯一能够将‘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这种繁重的认知转化为现实的方式,这是教皇方济各在“兄弟们”一书中所描绘的宏伟愿景,在理解、讨论、审议甚至决策的地方,建立这种多边主义的规则。实际上,多边主义现在面临很大的困难,如果我们考虑到欧洲的困境,欧洲显然是多边的,但它必须进行综合,而且在有效综合方面存在很大的困难,无法有效应对各种挑战,而我们大家都面临着这些挑战。”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