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作者: 编辑部

教宗:“我们不能将我们的民主输出到其他国家,而应帮助他们根据自己的特点发展民主进程。” 在一本名为《你并不孤单,挑战、答案、希望》的新书中。 在与记者弗朗西斯卡·安布罗杰蒂和塞尔吉奥·鲁宾的对话采访中,教宗反思了从战争到难民悲剧, 21 世纪最紧迫的问题。

教皇方济各:“但是战争留下了什么?有组织的无政府状态和更多的战争……”

整个世界正在陷入政治体制混乱,这种混乱就像一道鸿沟,正在吞噬着“全球南方”的发展中国家。 这是西方试图将其“自己的民主类型”输出到“具有类似文化(我不会说是部落文化,而是类似性质)的国家”的失败尝试,而世界陷入混乱正是这一失败尝试最危险的结果之一。

将于10 月 24 日星期二出版发行的《你并不孤单, 挑战、答案、希望》(Salani Editore)一书中记录了记者弗朗西斯卡·安布罗盖蒂(Francesca Ambrogetti) 和 塞尔吉奥·鲁宾(Sergio Rubin)对教宗方济各进行的对话采访,教宗在回答向他提出的问题时用了非常强烈的措辞。 意大利报纸《La Stampa》摘录了书中的一些非常精辟的内容,描绘了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戈利奥(教宗本名)的过去、教皇方济各的现在以及教皇和人类未来的广阔图景。

教宗方济各在回答有关“最发达国家对南半球许多国家正在遭受的混乱负有责任”的问题时强调,“这些混乱是殖民主义的后果,特别是侵占他们的自然资源的后果,同时这些混乱的造成也因为西方试图将自己的民主类型引入某些具有类似文化(我不会说部落文化,而是类似性质)的国家。让我们想想利比亚,它似乎只能由像卡扎菲这样个性很强的人来领导 ,一位利比亚人告诉我,他们曾经只有一个卡扎菲,而现在他们有五十三个。海湾战争是真正的耻辱,更不用说这场战争有多残酷了。萨达姆·侯赛因当然不是小天使,但伊拉克在他统治下是一个相当稳定的国家。请注意:我不是在捍卫卡扎菲或侯赛因。”

10 月 22 日星期日,在三钟经结束时,教宗方济各宣布“战争,世界上的每一场战争都是失败的”。 在书中,教宗从海湾战争中汲取灵感,详细阐述了战争给人类带来的后果:“但是战争留下了什么?”  教皇问自己 ,“有组织的无政府状态和其它战争。 所以我认为我们不能把我们的民主输出到其他国家,而是要根据他们的特点帮助他们发展属于他们自己的成熟民主。 不要通过战争来引进人民无法同化的民主制度。 有些国家实行君主制,可能永远不会接受民主,但我们当然可以为确保人们更多的参与国家治理做出贡献。 无论如何,我认为自己在国际政治方面是无知的,但我相信伊斯兰国的出现源于一个不幸的西方选择” 教宗总结道。

幕后花絮

教皇方济各的访谈书将作为意大利版《牧羊人》在书店出售,该书将于二月至三月,几乎是在他的教宗任期 10 年即将结束时在阿根廷发行。 正如意大利安莎通讯社所写,“这将是《耶稣会士》的理想续集——该书写于 2010 年,当时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戈利奥 (Jorge Mario Bergoglio) 担任布宜诺斯艾利斯大主教,并于 2013 年当选教皇后成为全球畅销书”。 在新书中,阿根廷安莎社前负责人弗朗西斯卡·安布罗盖蒂(Francesca Ambrogetti)和《El Clarin》报纸的塞尔吉奥·鲁宾(Sergio Rubin)详细地记录了方济各教皇任期的心路历程,这些内容是这十年来定期采访的成果。

286页的《你并不孤单》通过贝尔戈利奥的个人视角涵盖了教宗的所有关注点,而序言是由教宗本人签署的。此外,该书的发行时刻极富戏剧性,“世界大战”的前线之一——中东冲突重新爆发。

该书的合著者告诉安莎社,“在撰写本书的最后阶段,情况与第一次采访时的国际形势非常不同。 如今冲突无数,我们无法想象社会发生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特别是国际紧张局势,目前已达到极限。 教皇关于世界大战的警告从一开始的小段落发展成后来的大篇幅讨论。 教宗呼吁,各国人民和宗教之间相互理解是非常必要的。”

“您如何看待当今中东正在发生的事情?” 多年来与贝尔戈利奥保持着密切关系的记者在接受安莎社采访时强调 ,“特别痛苦的是,他从小就在一个多元文化和多宗教社会的课桌上学会了理解和接受其他的人,不同的人。”

“另一方面,贝尔戈里奥家族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弗朗西斯卡·安布罗杰蒂仍然记得,“他的祖父选择带着妻子和唯一的儿子移民到阿根廷与兄弟们团聚,但也是担心发生新的冲突。 教宗在有关家庭的章节中表示,他永远不会忘记党他们得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消息时所怀的情感。”

“我还记得,他不止一次告诉我们,他的灵魂为他人遭受的伤害而痛苦,而且他的身体也为他人受到的伤害而疼痛,” 安布罗盖蒂总结道,“ 带着深深的痛苦和关切,但也带着信念、希望,他愿付诸最大努力为实现和平做出贡献。”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