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访问蒙古:“我们可以共同创造和平的未来”

文章作者: 编辑部

教宗方济各的蒙古之行已经结束。教宗于9月1日抵达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蒙古拥有350万居民,其中只有1350名是天主教徒。这是一个位于俄罗斯和中国之间,被教宗称为“无边”的国家,教宗方济各在那里传达了他的和平信息。教宗首先会见了蒙古总统Ukhnaagiin Khürelsükh,并在数百名军人的见证下发表了开启访问的演讲,我们在下面全文引用了这篇演讲。随后,教宗与蒙古国大国会(蒙古国议会)主席Gombojav Zandanshatar、总理Luvsannamsrai Oyun-Erdene以及乌兰巴托宗座主教Giorgio Marengo举行了会谈。

 

 

我感谢总统阁下的热烈欢迎和友善的言辞,向大家表示最热烈的问候。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够来到这里,前来到这片卓越而广袤的土地,以及到一个对“旅行”含义和重要性有深刻理解的人民中来。我们可以在你们的传统住所,也就是精致的“蒙古包”中看到这一点,它们是出色的旅行住所。我想象自己第一次在遍布壮丽的蒙古土地上进入其中一座圆形帐篷,怀着尊重和期待,就是为了与你们见面并更好地了解你们。所以在这里,我站在门口,作为友谊的朝圣者,怀着欢欣的心情,静静地来到你们这里。

当你进入友人家时,总是会带些礼物,并且一起怀旧一下过去见面的情景。 蒙古和罗马教廷之间的现代外交关系是近代的事——今年是我们签署双边关系信函的30周年——而罗马教廷与蒙古的第一次接触可以追溯到777年前,在1246年8月底和9月初,教皇特使弗拉·乔万尼·迪·皮安·德尔·卡宾(Fra Giovanni di Pian del Carpine)拜访了蒙古第三任皇帝古由格,并向大汗递交了教皇英诺森四世的信件。 此后不久,大汉的回信就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并用蒙古文盖上了大汗的印章。 如今它保存在梵蒂冈图书馆里,今天我很荣幸给大家提供一份制作考究,经过认证的副本。 愿它成为这一古老友谊不断发展和更新的标志。

我得知,清晨,蒙古农村的孩子们会站在蒙古包门口,凝视远方的地平线,数牲畜的数量然后告诉父母。对于我们来说,这很值得学习,学习用凝视远方,超越狭隘的视野看世界,打开全球化的思维方式,就像蒙古包对人们的启示一样,它们起源于草原游牧生活,遍布广阔的领土,成为多种文化共存的象征。你们地区广袤的空间,从戈壁沙漠到草原,从广阔的草原到针叶林,再到阿尔泰山和康盖山脉,以及无数的河曲,从高处看起来像是古老贵重织物上的精美装饰:所有这一切都是整个地球伟大和美丽的镜像,它仿佛是一个热情好客的花园。蒙古的智慧,蒙古人民的智慧,在一代又一代牧民和农民中积淀,他们始终注意不破坏生态系统的微妙平衡,不想陷入当今狭隘的个人利益追求,而是希望将一片依然美好肥沃的土地传给后代。对于我们基督徒来说,世间万物,都是上帝慈爱的结晶,我们应该以温和和有预防性的文化理念来对抗人类对环境的破坏,采取负责任的生态政策。ger是当今可以称之为智能和环保的居住空间,因为它们多功能、多用途,对环境零影响。此外,蒙古萨满传统的整体观念和佛教哲学中尊重每个生命的信条,为保护地球这一紧急且不容推迟的任务做出了的贡献。

蒙古包不仅存在于农村地区,也存在于城市,它们见证了传统与现代的宝贵融合;事实上,它们连接着老人和年轻人的生活,讲述了蒙古人的连续性,从古至今,并且特别是最近几十年里,在面对全球发展和民主发展的巨大挑战种,蒙古人一直都保护着自己的根源。事实上,今天的蒙古,凭借其广泛的外交关系网络、积极参与联合国事物、致力于人权和和平,扮演着亚洲大陆和国际舞台上重要的角色。我还想提到你们制止核扩散的决心,以及展现给世界的无核武器国家形象:蒙古不仅是一个实施和平外交政策的民主国家,还有意为全球和平发挥重要作用。此外,值得注意的另一个善举是,在你们的司法体系中不再保留死刑。

由于蒙古包能适应极端气候,使人们能够在各种各样的地理环境中生活,就像在蒙古帝国的著名史诗时期一样,那是有史以来领土最广的帝国之一 – 顺便说一句,我到达蒙古的日子是一个对你们非常重要的纪念日,成吉思汗诞辰860周年。几个世纪以来,拥抱远方和统治如此不同的土地凸显了你们祖先非同寻常的能力,即识别组成庞大帝国领土的各个民族的卓越之处,并将其用于共同发展。这是一个值得珍视并在我们的时代值得效仿的典范。愿上天在这片被太多冲突摧毁的土地上,根据国际法律,重新创造出曾经的蒙古和平。正如你们的一句谚语所说:“乌云过去,天空依然存在”:愿乌云般的战争过去,被普世兄弟坚定的和平意愿所消散,通过对话解决紧张局势,确保每个人都享有基本权利!在这个充满历史和苍穹的国家,我们恳求来自上天的赐予,共同努力建设和平的未来。

进入传统的蒙古包后,目光会被引向最高的中心点,那里有一扇通向天空的窗户。值得强调的是蒙古包的这个特点帮助我们重新找回一种精神:知道如仰望天空——永远崇拜永恒的蓝天——对宗教教义始终保持温顺开放的态度。 事实上,蒙古的文化认同蕴藏着深刻的精神内涵,蒙古是宗教自由的典范。 在这广阔而人烟稀少的大地上,蒙古人民对万物灵性有着深刻的领悟,这一领悟是通过沉寂的对内在的思考获得的。 庄严的大地上,无数的自然现象变幻万千,使我们不禁产生一种震撼,这种震撼的感觉启发我们应当谦卑和节俭,要有看透本质和脱离一切表面现象的能力。 这使我想到了消费主义所带来的危险,消费主义除了造成许多不公正之外,还带来一种忽视他人和无视良好传统的不良个人主义。 另一方面,当宗教尊重其原有的精神遗产并且不受宗派偏差的腐蚀时,宗教可以成为建设健康繁荣社会的可靠支撑,信徒们努力确保文明共存,并且确保政治规划总是更多地为公共利益服务,无形中形成了对腐败这一危险蠕虫的屏障。腐败对任何人类群体的发展都构成了严重威胁,助长了功利主义和不择手段的心态,使整个国家陷入贫困。 腐败使人们远离天堂、逃离兄弟情谊,丢弃广阔视野的目光,封闭自己,将自己的利益置于一切之上。

另一方面,蒙古的许多古代领袖都是目光高远、心胸宽广的主角,他们表现出整合不同声音和经验的非凡能力。 事实上,许多神圣传统也保留了一种最终理解的态度,古都哈拉和林受保护的各种礼拜场所(包括基督教礼拜场所)就证明了这一点。 因此,蒙古人民获得思想和宗教自由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也受到仙行宪法的认可。 无神论意识形态认为必须消除宗教意识,认为宗教是发展的阻碍,而蒙古人民在不使用暴力的情况下,使不同信仰的信徒在和谐与协同的基本价值中认识到自己,每个人从自己的信仰观点出发,推动道德和精神进步。

从这个意义上说,蒙古天主教界很高兴继续做出贡献。 三十多年前,它开始在蒙古包内庆祝其信仰,如今可以在大城市的大教堂内祈祷。 这些迹象表明,蒙古天主教界希望本着负责任和为兄弟服务的精神,与蒙古人民一起分享他的工作成果。 因此,我很高兴天主教团体,尽管是小团体,都以热情和积极的态度参与国家的发展进程,传播团结文化、尊重所有人的文化和宗教间对话,并致力于正义、和平和社会和谐的发展。 我希望,当地天主教徒在来自其他国家的献身男女的帮助下,能始终毫无保留地为蒙古,为蒙古人民的利益做出贡献。 在这方面,蒙古与罗马教廷之间正在进行的双边协定谈判,以保证天主教会开展日常活动的基本条件得到保障。 其中,除了宗教活动外,天主教团在教育、医疗保健、援助和研究以及文化推广领域活动频繁:他们的行动很好地证明了谦卑的精神,耶稣福音的兄弟般和互助的精神,是天主教徒被召唤与每个人共同前进的唯一道路。

这次旅行选择的座右铭是“共同希望”,表达了为了共同利益而相互同行、相互尊重和协同作用所固有的愿景。 天主教会是几乎在所有国家都存在的一个古老而广泛的机构,它见证了一种精神传统,一种崇高而富有成果的传统,它为整个国家在人类生活的许多领域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从科学到文学,从艺术政治。 我相信,蒙古天主教徒已经准备好与居住在这片被天堂亲吻的伟大土地上的所有人群进行对话与合作,为建设繁荣和安全的社会做出贡献。

“要像天空一样。” 一位著名诗人用这句话邀请我们超越尘世沧桑的转瞬即逝,效仿蒙古广阔而清澈的蓝天所激发的豪迈久远的气度。 今天,我们,这个国家的朝圣者和客人,愿意接受这一邀请,将这一邀请视为同情、对话和共同发展的美好愿望。 愿蒙古社会的多元组成部分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继续向世界展示一个独特民族的美丽和高贵。 就像蒙古谚语说的那样,你可以保持“站立”并减轻你周围许多人的痛苦,提醒每个人应有的尊严,听从召唤居住在这拥抱天堂的尘世之家。 巴亚尔拉拉! [谢谢你!]”。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