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作者: 编辑部

欧洲正全面准备迎接下一个冬季:天然气储存设施几乎已满,天然气价格也非常实惠。 未来几个月的问题之一可能是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的短缺。 与诸多其他欧洲国家不同,奥地利不能也不想放弃使用俄罗斯天然气。

7月31日,欧洲天然气运营商协会 “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GIE)” 宣布,欧洲地下储气设施内天然气储存已至最大容量的85%。 在过去几个月里,欧洲已成功吸纳了超过 930 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为了能够“毫无问题”地应对2023-2024年冬季,必须再适当增加5%。 GIE协会的专家表示 “如果按照目前的储气设施的填充速度,到8月底就可以达到90%的目标”。

能源分析师们表示,整个欧洲能源采购计划的弱点在于能否保持近几个月稳定的天然气入库速度。

7 月份,欧洲液化天然气进口量降至过去 20 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欧洲国家共进口了860万吨液化天然气。 按年计算,同比下降了 7%。
8月头三天,荷兰天然气交易中心(Title Transfer Facility,TTF)9月交割的天然气期货价格为每千立方米315-319美元,略低于近月平均价格,较一年前的报价降低了80%。

目前欧洲储气库中积累了930亿立方米数量巨大的天然气,并且达到90%储存量的目标也指日可待;带来的结果必然是天然气价格下跌,迫使能源贸易商叫停海上液化天然气运输船,或将装载燃料的船舶发送到亚洲国家,而与某些预期相反,目前亚洲的液化天然气需求并未出现任何“爆炸式”增长。

目前的储气情况能够让欧洲从一定程度上安心地面对下一个冬季,但令人担忧的因素仍然存在。 其中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的严重短缺最令人担忧:根据 Spark Commodities 机构的数据,2023 年秋季的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的运费已经超过了每天 20 万美元的极限,是夏季海运运费的两倍,而到10 月,一艘液化天然气运输船一天的运费将为206750 美元,11 月将升至 284750 美元。 如果价格在今年年底前保持在如此高的水平 -,对于许多分析师来说,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 欧洲国家将不得不面临类似于去年的情况:高额的液化天然气价格加上几乎令人望而却步的运费。
对于 Spark Commodities 来说,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短缺的部分原因是贸易商的行为,他们目前使用这些船只不是为了运输液化天然气,而是作为“浮动储存设施”,等待2023-2024 年秋季和冬季之间天然气价格飙升。据彭博社报道,7月底至8月初,装载液化天然气并在海上停泊超过20天的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的数量达到42艘,较2022年同期增长了27% 。根据Rnb Energy液化天然气市场专家Richard Pratt的评估,大量海上天然气库存的趋势将至少持续到10月份。

目前,欧洲的天然气价格较低,能源形势似乎比一年前稳定得多。 尽管如此,英国石油公司董事长伯纳德·卢尼表示,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 “一切都将取决于(天然气)需求的复苏速度和欧洲冬季的天气,”卢尼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总结了他的主要担忧。

最后,欧洲有些人仍然不相信稳定的液化天然气供应,仍然押注俄罗斯天然气。 首先是奥地利,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的是,奥地利继续进口大量俄罗斯天然气。 在乌克兰冲突爆发之前,奥地利80%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 2022年,奥地利进口减少,但减幅不大。 据《纽约时报》公布的数据,“2023年3月,奥地利从俄罗斯购买了其天然气总量的74%”。

据《纽约时报》报道,德国过去 50% 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现在不再从俄罗斯进口, 波兰、保加利亚和捷克共和国等国已将俄罗斯天然气的购买量减少了一半, 意大利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完全放弃俄罗斯天然气。 而维也纳在过去 15 个月内向俄罗斯支付了 70 亿美元的天然气费用,并声明无法在 2027 – 2028 年之前完全放弃购买俄罗斯天然气。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