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作者: 编辑部

联合国气候大会 COP28在即。 国际能源署 (IEA):“为了到 2050 年实现‘净零’目标,全球核发电能力必须比 2020 年水平增加一倍。”

在中东战争的背景下,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而2023年上涨的真正冠军是所谓的“黄饼”,即交易商所说的铀精矿。 截至2023年11月底,全球数十个国家核电站发电所用的这种商品的价格达到了过去15年来的最高水平。

2023年,铀期货在需求激增的推动下几乎不间断地上涨,目前较年初上涨了65%左右。 本周,“黄饼”合约自2008年1月以来首次突破80美元/磅(454克)大关。仅过去三年,铀矿石价格就上涨了1.73倍。

与此同时,包括意大利在内的许多国家当局正在改变观点,重新将核能视为“绿色未来”的关键能源。 在地缘政治层面上,世界上最大的铀生产国之一尼日尔发生政变,中断了向欧洲运送珍贵原材料的运输,这一事件也有利于价格上涨。

近十年来,日本福岛核灾难后,人类对核电站持不信任态度,国际市场铀价大幅下跌,导致供应严重过剩。

俄罗斯天然气不受西方制裁,但波罗的海“北溪”天然气管道遭受恐怖袭击后,许多欧洲国家不得不面临俄罗斯出口天然气供应的困难。 此外,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和开放核能也是低碳能源转型概念的一部分。

国际能源署 (IEA) 表示,“要到 2050 年实现‘净零’目标,全球核发电能力必须比 2020 年水平增加一倍。”

正如彭博资讯社所写,“能源转型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进一步推高铀矿石价格,预计市场将进一步飙升”。 IEA专家还强调,这一要求“将越来越广泛,因为在这种原材料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危机之后,现在随着脱碳和‘净零’目标的需要,加强核电站变得越来越有必要,作为可再生能源的替代能源”。 而这也是因为过度依赖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厂,“电价不断上涨”,目前全球30个国家有443座核反应堆在发电。 目前约有 60 座核电站正在建设中,另有 300 座正在规划中。

哈萨克斯坦是铀矿石生产领域无可争议的领先者,它是中亚五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中最大的国家,其全球市场份额到 2023 年将达到 42%。

除哈萨克斯坦外,世界上最大的铀生产国还有另一个前苏联中亚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非洲国家尼日尔、纳米比亚、澳大利亚,而俄罗斯排名第六。

可以说,世界各地都在考虑将铀作为加速脱碳的新投资形式。 例如,世界上最大的公司都在哈萨克斯坦运营,从加拿大的Cameco到法国的Orano,再到俄罗斯的Rosatom。 对于对铀生产公司股票表现的预测,Terra Capital机构的Matthew Langsford向彭博社直言:“铀矿股票可能会出现大幅上涨:50%、100%,也许更多”。

每个人都同意需求将继续增加。 许多欧洲国家,主要是法国,从未考虑过放弃核能的想法,而且在其他国家,人们对“原子”的兴趣重新燃起:11月22日在德国,一群来自自由民主党的代表自民党提出了一项重新开放七座退役核电站并建造新反应堆的动议。

正如德国《世界报》所写,其中一位代表、斯图加特大学研究能源储存和转换技术的教授安德烈·泰斯宣称,“为工业化国家提供安全、经济和受人尊重的能源供应和环境保护”。像德国这样的国家从长远来看只能通过太阳能、风能和核能的结合来实现,”塞斯告诉德国报纸,并强调“因此,德国应该结束在核能方面的单方面国家努力,并在能源政策方面与我们的欧盟伙伴法国更为接近。”

在世界的另一边,在日本,福岛灾难后,核能仅占该国能源供应的7%,但东京政府已启动一项战略,到2030年将其份额提高到20%-22%。中国是最大的新兴需求来源之一,其目标是到 2030 年建造 30 多个新核反应堆。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生产国希望抓住机遇,努力增加产量。 但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据彭博社报道,由于加拿大供应链面临各种挑战,主要矿业公司 Cameco Corp. 已下调生产目标。 《到2026年全球铀矿开采》报告数据显示,俄罗斯去年铀产量较2021年增加了9%(此前五年增长率平均为2.51%),到2026年有再次下降5.7%的风险。 尽管如此,国际专家表示,“由于生产和出口量下降,价格持续上涨导致美元流入俄罗斯国库”。

美国能源情报署宣布,2022年,俄罗斯向美国核工业供应了进口铀的12%,而欧盟国家“俄罗斯制造”的铀占进口总量的17%。 但在尼日尔军事当局禁止向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供应铀后,俄罗斯将能够增加其在欧洲大陆裂变原材料市场上的存在。 尤其是俄罗斯核工业,从铀矿开采到出口,都没有受到欧盟、美国或七国集团国家哪怕是最起码的制裁。

Журналисты Редакции Pluralia

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