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党内已无对手,唐纳德现在正准备迎接 11 月份入主白宫的挑战。 他的对面是支持率正在下降的总统乔·拜登。 这个国家似乎已经把国会山袭击事件的创伤以及特朗普当时所承担的责任搁置一边。

唐纳德·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霸主地位, 3 月 5 日超级选举星期二的得分已经给出了答案。 共和党初选的结果证实自2016年初选以来的八年时间里,老大党的面貌已经发生了转变。 随后,这位被建制派嘲讽的大亨相继击落了十几位“经典”候选人,其中包括又一位布什王朝的旗手。 他随后击败了自认为无所不能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引发了战后时期最大的选举冲击。

四年后,在质疑拜登的胜利并至少表态支持冲进国会大厦的暴徒以后,这位不可预测且爱争吵的总统的最后一丝官僚信誉似乎被撕裂了。 但与此同时,美国已经发生了变化。 它内部脱节,在原则和价值观上没有共同的指南针,担心世界霸权的逐渐丧失,只因坚信自己的“例外论”而团结起来,如今发现自己在与2016年相同的情形下团结在特朗普周围。

已销声匿迹的老共和党名流的无能为力,与民主党的傲慢形成鲜明对比。 乔·拜登无法为即将卸任的总统提出替代候选人,他不仅受到对手的嘲笑,而且目前还不受包括民主党在内的大多数选民的欢迎。 民意调查对白宫主人是无情的,他想在经济领域炫耀良好的成果,但在每次公开露面时都失败了,不仅仅是比喻意义上的。 《纽约时报》等亲民主党的报纸记录称,2020 年投票给拜登的选民中有 10% 现在将支持特朗普,而几乎没有人愿意做出相反的转变。

加沙战争就像一块巨石压在这位总统的信誉上,他以保护西方国家反对世界上“邪恶”人民的原则和价值观的名义,试图体现另一种版本的善良山姆大叔。 在世界日益广阔的地区扎根的言论越来越少,民主选区本身也不再抱有幻想。 派遣拜登二十年助手、自称“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国务卿布林肯前往中东作为谈判代表,无助于解决冲突,甚至人质谈判。 在里根和布什高级官员处理真主党的时候—,真主党在黎巴嫩扣押了数十名人质,华盛顿毫不犹豫地求助于欧洲作为“第三方”成功地完成了这一任务。 如今,民主党领导层发现自己行动的“狭窄领域”无法授权任何事情,因为担心把自己显得无足轻重。 结果是,民主党领导层愈发无足轻重。

特朗普回到白宫后会做什么很难预测。 他发起的《亚伯拉罕协议》必须解决10月7日之前陷入死胡同且死灰复燃的巴勒斯坦问题。 当然,独立候选人小罗伯特·F·肯尼迪会提出一些与化解冲突相关的建议,他的计划是建立一个消除各地冲突的美国。 “消防员-消防员”,而不是冷战结束时主导的“纵火-消防员”的模式。 小肯尼迪本来希望参加民主党的初选,他的参考政党是他叔叔约翰和父亲罗伯特的政党。 但拜登阻止他参加, 而拜登的这一波操作再次发挥了潜在的回旋镖效应。 今天的民意调查显示,小罗伯特·肯尼迪获得了大约 15-20% 的选票,这一数量不足以让小罗伯特成为总统,但很大程度上足以让拜登输掉。

资深记者

亚历山德罗·卡西耶里